THE BORDER GIRL

The border girl, 他們是這麼叫我的。
那天原本應該是在亞美尼亞的最後一天,拖著行李搭上南高加索列車準備前進喬治亞。便宜的車票都賣完了,我買的是四人一間的二等車廂,還很幸運的遇到四位很照顧我的大叔。一位來自英國,正在學俄文;一位來自波蘭,另很可怕的大鬍子,但是一直自動幫我翻譯我聽不懂的俄文;還有一位來路不明,不會說英文,但是買了很多道地美食到車廂給大家吃,看我睡著還幫我蓋被子。
 
 
鳴笛聲響起的那瞬間我心情是激動的,這是我第一次自己的旅行,自己陸路過境。一路上跟他們從年齡聊到旅行計畫,偷看隔壁車廂超帥的印度男生,還有窗外一片綠油油的高加索山群。從來沒有這樣身在群山之中過,那種看著山頂出現彩虹,牧羊人在山谷間放羊的畫面真的很難用言語表達出來。
 
 
隨著天空越來越暗,也代表著越來越接近邊界,很快就要面對我疑惑很久的問題了-喬治亞真的不承認台灣嗎? 大概10點的時候一組海關人員走進車廂,是亞美尼亞的出境官,收走每個人的護照開始登錄,很明顯的,輪到我的護照時他的臉看起來很納悶,還找來其他官員來問這是哪裏。好險他們沒猶豫很久,確認一下電子簽證後就蓋下出境章。恐怖的事情來了(前情提要是我事先沒有申請任何喬治亞簽證,因為喬治亞不承認台灣,所以沒有辦法申請電子簽證,我想說應該不會這麼絕吧。)
 
火車大概再開了半個小時,另一組喬治亞的入境官上車了,每個塊頭都明顯比亞美尼亞官員大兩倍,收走每個人的護照,當然不例外的又對我的護照大聊特聊了一番。過了五分鐘,一個官員來請我出示其他簽證,申根簽沒有,美簽過期,台胞證不算簽證,我拿不出任何東西,他一直講喬文,我一直聽不懂,我們之間的翻譯是喬治亞文經過俄文才到英文。跟我同個車廂的大叔們一直跟我說沒事的,他們會帶你到可以補辦簽證的地方,你辦好再進喬治亞玩。但事實就不是如此,他們拿起我的行李,我就這樣被帶下車,晚上十一點多,在喬治亞的荒郊野外。這樣的鐵路邊境檢查哨比我想像的還要更破爛,只有架高的鐵皮屋。喬治亞的警察開始用那些我根本聽不懂的英文想跟我解釋我必須自己想辦法去辦簽證,總之不能入境。我眼淚都掉出來了,三更半夜,在這鬼地方,你就算給我車我也找不到大使館啊。他們問我要不要抽煙的時候,我真的很想踹掉他的雞雞。最後他們找來一輛車,說是要把我送回亞美尼亞。車子開過一片黑漆媽屋的森林,司機也不講英文,我真的快嚇到尿出來。
 
(邊境是禁止拍照的,我只能偷偷拍幾張)
他們帶我回到亞喬的陸路邊境,在這邊有人開車有人走路,反正就是要經過這個很像高速公路收費站的的地方檢查護照。
來到亞美尼亞邊境後,我更慌了,這幾個看起來蠻帥的官員一個英文都擠不出來,還乾脆直接不講話,就一直盯著我這個可憐的亞洲人看。(差點被暈倒,在亞美尼亞的這幾天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亞洲面孔,走在路上就像動物一樣被大家欣賞)一開始走出來的官員最絕,叫我大半夜坐在路邊等他們把我的出境章註銷我才能回到亞美尼亞,真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出來我是一個女生。好險過了不久有一個官員走過來給我一顆水蜜桃。最後有一個官員來幫我把行李拿進他那間檢查站裏面,說我可以在裡面等。
我終於開始有點像難民了。好險這邊的官員長得不會太可怕。
 
進去坐下沒多久的後,他們開始想試著跟我說話。
A男:Samsung?
我:I phone
A男:(猶豫一下)s?
我:no(搖頭)
A男:what money?
(這英文程度真是令人驚艷)
過了一會兒,來了幾輛卡車,噪音很多
B男:open the door
我疑惑的打開門
B男:no!no!no!(比了一個推的動作)
(連關門用close都不會呢)
雞同鴨講一番後我拿回我的護照,亞美尼亞出境章被註銷了,我可以回到亞美尼亞境內了。經過雙方比手畫腳一番後,依我分析它們的意思是要我等到有入境去首都的巴士經過我就可以跟著回去了
(首都Yerevan離邊境大概三個小時車程,這個邊境確確實實是個荒郊野外。)1472909955-4057025054_n1472909955-2635344606_n
後來開始有人給我水果、糖果、帶我去泡咖啡。我倒了幾杯給其他官員,他們好開心,大概是第一次被亞洲女生服務的樣子,一直跟我說thank you,再送我一堆糖果,然後開他們的facebook找他們出去玩的照片給我看,說:Armenia! good! Good!(意思應該是這邊很棒,記得去玩!)。在邊境上廁所要100AMD(相等台幣7元),他們一聽到我說toilet就塞給我一堆銅板。看我一個人想要水箱到我喝,他們就衝過來幫我倒。我真的很感動的,一開始我還以為他們不喜歡跟亞洲人講話,其實他們只是不知道怎麼講,畢竟英文爛,但是完全可以從行動中感受到他們很努力試著對我好,讓我不要緊張。
後來他們開始翻我的護照想要試圖發音我的名字,那畫面真的很好笑。
來來回回過境的人很多,雖然我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依照那些官員一直說Taiwan的情形來看,他們一定都是在問我哪裏來的,畢竟這裡根本沒有亞洲人。我聽到最扯的一句話是:Philippines? 我差點昏倒,不知道是不是曬太黑了,怎麼瞬間變得好像偷渡走私還是人口販子什麼的?
過了一會兒,邊境的長官走進來,手上抱了一隻小貓,他把貓放到我手上說cat!cat! 看來是特別抓來給我玩的。於是我就這樣跟貓咪玩了大概一個小時,直到他在我手上睡著,我也睏到爆,時間大概凌晨兩點多。 一些跟我玩了很久的官員都輪班去欸睡覺了,我也一直說 me!me!Sleep! Sleep! 他說:small!small! 意思就是他的床太小了不夠兩個人睡(我也沒說要跟他一起睡啊)但是他最後還是妥協讓我睡在房間外的沙發上,那時凌晨三點半。
 1472909962-1074153963_n
我睡得超級熟,直到有人點醒我,起來還一度以為自己在做夢。他們揮手叫我快一點出來,原來是他們找到一輛剛入境的車願意順便載我回市區,他們趕快拉了我的行李叫我上車,凌晨四點半,天剛亮。我看了一下車子內,是一對夫妻,他們一直喊著free!free!
我其實有點不安心,但是也沒有其他辦法,所以就上車了。這對夫妻對我很好,太太是德國人嫁到亞美尼亞,雖然英文不太通,但是到了加油站他們還下車帶我買吃的。再回到車上後,我馬上睡著,真的太累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太太叫醒我,跟我說說good morning,叫我把要去的地址給他看,他把地址輸進Google map之後,把手機還我,我又繼續昏睡。等到他再一次叫醒我的時候已經早上八點了,他們真的把我送到我要去的地方(大概是台東到台北的距離),而且不收錢,還幫我搬行李下車。
這真的是一個漫長的晚上,我回到了市區,雖然之後去大使館還是拿不到簽證,但是這經驗已經夠我想一輩子了吧。
06/07/2016 Armenia-Georgia bord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