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城堡的比利時室友

「我住在 Lonyay utca 58。」

我記得很清楚,那堂匈牙利文課,老師讓我們練習說家裡的地址,我的左後方傳來她的聲音,兩秒鐘後我才反應過來,那不也是我家地址嗎?

她的睫毛很長,頭髮是深棕色的,看起來很多,跟我一樣。那不算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畢竟已經一起上了3天課,但卻是我第一次對Morgane開始有印象。

下課後我很興奮的跑過去問她,你真的住在這個地址嗎!我怎麼沒有看到妳在家裡?

因為她不知道可以在8月提前入住,所以訂了旅館,9月才會正式搬進來。

QHTE5433.JPG

(她就是比利時最佳nutella代言人,這半年大概吃掉20罐不誇張,每天早上土司上都要塗上厚厚的兩層,看得我很害怕的那種兩層)

九月初,她終於搬進來了,我們三個室友總算是第一次大團圓。

另一個室友是個來自在法國的印度裔女孩Naomi,染著暗紫紅色的頭髮,皮膚黑得發亮,眼睛炯炯有神。

剛開始的時候,來自比利時的她和Naomi總是可以用法文聊得很熱烈,讓我覺得分外格格不入。我甚至會緊張到打電話給住在對街49號的同學,問可不可以跟他們一起吃晚餐,然後抓了鑰匙就衝出門。(半年後跟她說起這件事,可差點把她氣死)

IMG_4120

我們第一次一起坐下來好好吃飯是她的生日,她的好朋友從比利時來幫她過生日,便邀請我一起共進晚餐,她訂了一間義大利餐廳,那天後來下雨,吃完晚餐後我們還在雨中一路狂奔去Fogas。那大概就是我們友誼的開始吧。

FYEQ6074.jpg

我們開始慢慢熟悉彼此,每天互道早安的生活開始變成了一種很可愛的不可或缺的問候,她有時候會衝到我房間叫我起床,因為我常常聽不到自己的鬧鐘。有時候我們會一起上學,有時候一起下課,她開始願意用英文跟我分享很多很多的東西,天南地北的聊,她還會在跟家人視訊的時候來我房間給跟她的家人介紹我。

我現在甚至會很懷念她打開藍芽喇叭的聲音,那代表她要去洗澡了,然後就會接著一連串的Damso 和Shakira。

我們就這樣漸漸地變的無話不談,以一種很輕鬆的模式,

我指的很輕鬆是因為我不是一個需要拉著別人一起去上廁所的女生,而跟她的相處也不會因為我們是室友而必須要在朋友面前每天出雙入對,就這樣很自在的,剛剛好。

BFLG0495.JPG

有一天,剛跟家人講完電話的她衝進我房間說:Angel!我媽媽邀請你跟我一起過聖誕節!

我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這是一件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情,後來我才意識到,跟在台灣邀請朋友回家過新年是一個道理,這可是一件大事。你帶著一個陌生人回家吃團圓飯,跟著媽媽回娘家,參與所有過年的習俗。

身為一個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小孩,我不敢說我很虔誠,但是聖誕節對基督徒來說是一個歡慶的大日子,這22年來我也沒少慶祝過,但是2017年在比利時和Morgane家人一起過的聖誕節絕對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聖誕節。

IMG_9499

第一天到她家的時候,家裡一顆好大的活生生的聖誕樹,樹下滿滿的都是等著交換的禮物,一排20幾人坐的長桌,好幾副刀叉和不同樣子的高腳杯,絕對是我把我過去所學的西餐禮儀跟品酒課拿出來運用一下的好時機。

這幾天的晚餐,我見了她所有的親戚和她的乾爸乾媽,他們不但精心的寫上我的名字,還時不時的放幾首我熟悉的中文歌在他們的歌單裡。他們其實也聽不懂,就是在spotify上搜尋Chinese top 10這類的字眼,雖然很搞笑,但是我很感動他們把我當成家人一樣看待,不會讓我迷失在茫茫的法文中。

IMG_9585

我也準備了兩個等著交換的聖誕禮物,除了收到很可愛的衣服和睡褲之外,我拿到最多的就是比利時人最驕傲的巧克力,多到整整一個月我不斷的送人都還吃不完。

在比利時過聖誕節的那個禮拜,她還開著她的小白車帶我去了很多地方,去Antwerp逛街,去Bruge看小河,吃了很多比利時人最驕傲的薯條巧克力鬆餅和啤酒。我最喜歡她邊開車邊唱歌跳舞的樣子。有一次在高速公路上被按了一個大喇叭,回頭一看,原來是隔壁車道的大卡車司機也想加入這個卡拉OK的行列。

我最感謝她的大概就是教我法文了吧。她總是不厭其煩地多念好幾次給我聽,還會傳成語音訊息給我,這樣我就可以再聽好幾遍。就連我在法國找房子的時候,她都會幫我再看一遍屋主的訊息,告訴我哪個部分不太安全,然後幫我順一遍我用google翻譯的爛法文。

我所能回報的一點點中文也只有這樣了。

IMG_0392

在我們分開前,她送了一個禮物給我,裡頭貼滿了我們這半年的點點滴滴。我看到的時候傻了超過30秒,全身起滿雞皮疙瘩,嘴角微抖,我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有收到這麼真誠的禮物了。她後來還抱怨我拿到禮物的時候沒有哭。

在歐洲的時候,大家都說我是一顆太陽,因為我每天都心情很好,也總是能讓大家很開心。這麼說有點噁心,但她就是我這半年的太陽。在離家十萬八千里的東歐,不會說法文的我和來自比利時的沒有來過亞洲的她,可以這麼自在互相包容的一起生活,讓歐洲下雪的冬天有那麼一點點台灣的溫度。

IMG_8484.JPG

她不是真的有一座城堡,她的姓Duchateau是城堡的意思,所以我說她是來自城堡的Morgane。

More than happy to be your roomate for the past 5 months in Budapest.

-To my sister from another mother, another castle, and another continen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